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眼球 >

准入门槛低 监管不到位 群众频受骗 网络“套路公司”正在搅乱市

  电商便利群众,形成了新业态。但因监管欠缺,大量网络“套路公司”进入市场,利用电子商务手段,违规开展虚假代加工、拼团等“圈钱”业务,群众纷纷受骗,已成为波及面广的社会隐患。最近,记者就接到多起群众对“套路公司”的控诉,如何创新监管手段,加强治理已是迫在眉睫。

  宣传参与平台拼团就能赚取高额佣金,可几个月下来,参与者的大量本金却被套住。最近,关于交泰科技有限公司旗下“唐古拉优选”拼团的投诉不断,仅2021年11月至12月,湘问频道就收到上百条投诉,参与者遍及全国。

  据唐古拉拼团的资料显示,用户充值500元,每一个账号每天自动拼团30次,拼中可获得拼团商品,并从本金中扣除100元;没拼中可获得一元奖励;在累计拼中5次后,可选择提货一单商品,其余的4单会重新兑换为400元余额,参与下一次的拼团。虽然计奖方式让人懵圈,但最早参与拼团的人确实一个号可收益100至200元,并可白拿6件商品。

  “唐古拉优选”还宣传,平台设立不同等级奖励措施。平台分为“粉丝、团长、城市合伙人、市场总裁”四个等级,其中,城市合伙人中又分为6个级别。最基层的粉丝月入900元,最高级别的市场总裁可实现月入30万元。

  看到利润可观,参与者大都注册几十个账号进行拼团。安化县的李隆珍向记者反映,自2021年7月起,她先后注册了32个号参与拼团,共投入3.2万元。2021年8月,她发现无法提现后,找到了位于长沙市的交泰科技有限公司总部,结果不但没要回钱,又被忽悠购买了公司精品店,她又投入了3.98万元。

  “我被套的7万多元钱都是自己刷信用卡、借呗借出来的,如今根本无法归还,家人埋怨,我也自责,人都要崩溃了!”李隆珍哭泣说。

  大量投诉者反映,“唐古拉拼团”还宣传与政府合作推进乡村振兴,不停翻新花样,又推出200元拼团券区,需充值1000元一个号参与拼团,后来又称公司借壳上市忽悠用户购买“成长值产品”等等。

  除拼团“圈钱”外,网络“套路公司”涉及多个行业,其中代加工袜子、卷尺、相框、干燥剂、制佛香更是“重灾区”。代加工客户不但要出加盟费,还要购买机械设备,投入较大,而客户一旦加工出产品,公司就以货品不合格为由拒收,甚至还要求客户继续投入材料费。

  张家界的张立明向湘问频道反映,受湖南鸿泰农丰国际有限公司诱骗,他损失了5.5万元。他说:“2021年4月,他们引诱我代加工出口佛香,我支付了3.2万元合作费,搭好厂棚,购买搅拌机、晒香架、电子秤等,又花了2.34万元。他们还要我再转3万元材料费,步步设套。”

  一些所谓的科技培训类公司宣传“一对一”“包教包会”制作自媒体、抖音等,保证半年“涨粉”几万人,月收入上万元等,诱导消费者花钱购买课程。受骗者反映,课程质量、学习体验感极差,有的甚至根本没有实质性的指导,只是发一些录播好的课程糊弄消费者。

  装修类和自建钢构房行业也多有“套路公司”涉及。消费者被忽悠签下加盟合同,最终却是以高出市场价很多倍的价格买回一些建材,动辄损失上十万元。自建钢构别墅装修的损失更是高达几十万元,消费者苦不堪言。

  记者联系了一些遭群众强烈投诉的网络“套路公司”负责人,他们均称按合同办事,不存在“圈钱”行为。对此,一些消费者告诉记者,他们很难追回损失:找市场监管部门投诉,会给予调解,但这些网络公司拒不执行。即使打官司,也执行不了。向公安部门举报,也很难立案。

  一些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坦言,此类受骗者多是边远地区相对困难的群众,很多人因此返贫,损害了政府公信力。但是,因牵涉面广,职能部门的处置难度很大:一是平台数据很难掌握,数据调取有难度,导致案件处理起来进展不快;二是准入门槛低,政府部门推行企业注册“一次办”“秒办”确实便民,但也给各类网络“套路公司”提供了方便;三是市场监管不联动,“套路公司”出了问题被注销,可以换个地方注册,难以得到查处。

  记者采访时,相关管理部门负责人建议,应从制度上创新一些监管手段,治理这类网络“套路公司”:网络公司注册时,要求其数据同步到当地大数据资源管理中心,以便监管部门掌握其运营情况;排查列出网络“套路公司”黑名单,对其涉及行业设立准入门槛,并严格审查其经营范围、公司章程、控股方式等;部门联动查处,尤其对于涉嫌网络诈骗的“套路公司”,建立市场监管、行业执法、公安等联合惩处机制,早预警、早介入、早处置,避免参与人数太多、波及面广。